嘉石榴樓曉岸:源起稟賦不同,合力打造新金融生態發展

來源:網貸天眼

       從2013年興起至今,以互金為代表的新金融在國內已走進第7個年頭。一方面互金等新金融力量由繁榮喧囂回歸理性發展,另一方面傳統金融在新機構與新技術推動下逐步開放業務生態、邁入科技金融時代,也催生了許多“新技術、新連接”的金融業態。新金融與傳統金融的區別和聯系在哪里?新生態下的金融機構又如何互相依存、競爭共生?嘉石榴CEO樓曉岸1月10日,由****舉辦的“2019新金融年會——新銀行、新互金、新技術、新連接”,在北京正式召開,會上舉辦了題為“開放與賦能:金融新生態”的圓桌論壇。嘉石榴CEO樓曉岸應邀出席大會,并參與圓桌討論。

差異凸顯新金融價值

       從行業發展趨勢看,互聯網理財、互聯網銀行、P2P網貸、區塊鏈以及互聯網保險等構成的新金融浪潮下,金融服務的范疇、群體在不斷擴大,更多樣化的機構、人才正在不斷進入到金融服務領域,推動整個金融生態發生巨大變化,并逐步形成產業交融、資源聚集、鏈式共生的新金融生態圈。

       嘉石榴創始人兼CEO樓曉岸指出,新金融與傳統金融既互學所長、互補所短,又存在差異化發展,而兩者之間的差異恰恰是新金融源起的動力和存在的社會價值所在。

       她具體從十四個方面進行對比分析。首先在經營價值觀、目標導向和機構執行小微政策的專注度上,新金融不同于傳統金融,以服務自然人或小微客群起家,對目標客群的服務更專注和細分,在履行社會責任的同時,市場規則為其最為重要的經營價值觀,且更注重服務能力、增長性和市場認可度。

       其次,從運營成本、服務流程、信貸產品價格、資產質量、風控、技術應用和財務平衡七個方面看,新金融機構能夠充分利用互聯網信息、數據科技等技術,深入實體產業,靈活調整授信流程與模型,為小微實體提供更快、更精準以及成本更透明的服務,但新金融機構在風險緩釋、政策扶持方面明顯不具優勢。

       最后,體現在渠道、場景、社會寬容度與從業人員動力等方面,傳統金融對外部渠道和場景更為依賴,新金融有自建或較為穩定的合作渠道、場景。社會輿論對新金融要求也更為嚴苛。新金融更為傾向采取長期激勵、差異化獎勵,新金融機構具有更強的內生活力。

合作共生促新金融生態完善

       進入2019年,以互金為代表的新金融步入監管與合規的最后沖刺期,構建和諧共生、良性競爭的金融生態,扶持實體經濟以及落實普惠金融發展根本成為行業主旋律。

       監管細則的確立以及促進實體經濟轉型使命的雙重作用下,催促了以網貸為代表的新金融生態圈加速成型。其表現不僅僅在于深耕小微填補傳統金融服務空白,更多還有深入實體場景定制化金融服務,比如供應鏈金融、消費金融等。以嘉石榴為例,自成立以來,不斷深入B2B產業生態,為產業鏈上下游小微企業提供金融解決方案,目前平臺資產來源從商貿物流供應鏈小額貸到小微抵押貸,充分覆蓋到不同場景融資需求。

       在樓曉岸看來,未來隨著監管到位進一步落實,傳統金融與步入合規通道的互金行業將從差異化發展逐步走向互補合作,深度融合也將成為未來金融行業的發展主題。

       “在互金與傳統金融共存的新金融生態中,各個機構的能力不一樣,很多時候不是競爭,也不是簡單的取代。比如說互金平臺優勢在信息渠道和服務流程的效率上,基礎結算功能、存管職責等肯定是由銀行來承擔。現在新金融生態圈的組成部分不僅僅是金融,還加入了交易輔助環節,只有緊密結合起來,才能夠為小微實體的融資扎好風控籬笆墻、為小微實體經濟的金融服務通道做更好的疏浚引導。從而推動整個新金融生態有序競爭與穩健發展,最終助力實體經濟轉型。”